今年除夕,成都市双流区白鹤社区,治保主任杨�Z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他的手机步数统计显示走了21193步,这一天,他敲开了100多户住户的门。

“在住人口信息,家里是否有从湖北等地来的访客,近期有没有去过湖北等地……”这些问题都是他需要通过敲门了解的。

几乎在同一时间,成华区的彭放在2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敲了390多扇门――具体数字他记不清了,反正他的手关节黑了、破皮,在同事的朋友圈里上了“热搜”。已经确定离职的韩潇则在高新区敲门,加班四天,她向460多户成都人拜了年。

1月29日,杨�Z宇要去见一户已经过了隔离期的离汉人员,彭放又走访了此前没在家的住户,城市的另一边,韩潇正在楼道里贴温馨提示。大年初五,这天成都的阳光不错。

敲1000户门,每天走2万步

24日下午6点过,敲过了几十户辖区住户的门之后,双流区白鹤社区的治保主任杨�Z宇回到社区办公室汇集数据。摘下口罩后的第一件事,是洗手。他的步数统计显示,这一天他走了21193步。要知道,即使在平时的工作日,他每天的步数也只在一万步上下。

大年三十那天,杨�Z宇的步数

除夕那天,按照社区通知,为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,要对辖区住户进行登记排查,他和同事分配到的区域里有1000多户。按照社区书记潘静的说法,社区一共有10800多户,其中分散在88个院落、城中村和几个市场里。

上午9点到社区,几分钟的短会后,9:15各自去分配的区域。杨�Z宇和同事也领到了他们的装备:一次性口罩,车上有手套。“如果提前知道有从湖北等地回来的人,我们会带上体温枪,还要穿上雨披、戴上类似浴帽的一次性帽子――当然,都不能算专业。”因为不放心,杨�Z宇的母亲还额外给了他一瓶消毒喷雾。

走访基本上按照一个人一个单元来。临近过年,白鹤社区回老家的人不少,因此留在屋子里的不会很多。敲门,门开后自报家门,然后开始采集信息,“在住人口信息,近期有没有去过湖北等地,是否从湖北等地回来的,如果是还要问什么时候回来的,是什么方式……”而如果家里没人,事情稍微简单一些,杨�Z宇要在表格上做备注,“晚上或者之后再来采集,要求必须见到人,除非确实是长期空置的房子。”

1月26日晚间成都市发布通告,要求暂停开放网吧、影(剧)院、茶楼、KTV等娱乐场所。于是前几天开始,在社区吃过盒饭后,治保主任杨�Z宇的工作增加了内容:巡查网吧、茶楼、麻将馆,确保没有开业。杨�Z宇记得,27日那天是这个春节回家最晚的一天,到楼下时已近12点,那天白天他走访了150多户。

杨�Z宇和同事在走访采集信息

一个多月前,杨�Z宇的妻子因为刚刚生了孩子,最近在岳父母家坐月子。因为工作忙,有几次家里人喊他索性一个人住两个人的小家,有天晚上杨�Z宇差点同意了。不过后来想想,“我还是去了岳父母家。”至于原因,他笑了:“一天没看到孩子了啊。”

想见孩子不容易,不过杨�Z宇觉得没问题。到小区的地下车库时,他就得先用消毒喷雾把衣服全喷一遍,进家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手,完全洗漱完他才会进母女俩的房间,而衣服绝对要留在房间外面。

29日阳光不错,下午记者拨通杨�Z宇电话的时候,他刚刚下车。“等一下要去一户人家,那个人之前是从武汉回来的,刚刚过了隔离期。”因为已经是初五,陆续有人返程,“走访每天都在做,对回来的人登记信息。”

朋友圈走红的“敲门”手

大年初一,往常正是拜年的时候。这一天,成华区保和街道的彭放面对的是两个32层的单元楼,和里面的390多住户。彭放选择坐电梯到顶楼,再一层一层往下,这对于一个50岁的人来说,不至于太累,也有效率。

彭放告诉记者,其实楼里的大多数住户都不在家,实际他走访到的只有70户左右。这令他有些不好意思,直说自己“占了便宜”,“很多同事比我辛苦得多,有的花了4个小时才走访完。”那天下午,彭放花了两个小时走访完毕。

回到社区的时候,这个在保和街道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同志的手引来了同事们的围观:除了大小拇指,其余三根手指关节上明显变黑了,食指上还有点破皮。因为大多数住户不在家,原本只需要“嘟嘟嘟”敲门三下,常常需要反复多次。有同事拍下这双手发了朋友圈,一度引发围观。

同事拍下了彭放的手,发了朋友圈

“因为每家必须都要敲,敲开门采集信息,没敲开门的,要添加备注,后面电话联系了再走访。”

已确定离职的她又回来了

给460多户成都人拜年

“采集完信息以后,要提示住户减少出门、戴口罩,然后祝福他们新年快乐。”初一这天,在城市的南边,韩潇下午2点过走出家门,和同伴走访了2个单元的住户,敲过300多户的门后,只有100多户在家。采集完信息后,她给这100多住户拜了年。

“过年这几天我就发现,微信运动里面靠前的都是我们街道办的同事。”韩潇说道。加班四天,韩潇走访排查260余户740余人,电话排查200余户600余人。

韩潇和同事在走访采集信息

在韩潇印象里,敲开门后住户也都戴着口罩,“我们也不入户,大家都保持着安全距离。”有一户人家,专门在大门里侧贴了张纸,纸上写着:“出门请戴口罩,为了自己和家人,为了两个孩子!尽量不出门!”

其实和不少年轻人一样,年后韩潇就准备换工作了。春节假期前,韩潇在自己工作的高新区桂溪街道办理了辞职。“但年前开会说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。”韩潇说,预感到春节会加班,“所以那天我也和领导说了,如果要加班,随时喊我。”她在桂溪街道工作了两年半,“对这里还是有感情。另外,春节假期有同事回老家了,人手不够,是需要人的时候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彭亮

图据受访者 编辑 常薇